Anfwie玥鱼

在下玥鱼,喜欢交朋友的废物。

论同人读者与同人作者

是想说好久但不知道怎么说的东西了。

萧昱然🐓:

强调:以下内容仅为我个人从自身作为读者和作者两方面出发,长期以来,在阅读和写作中所得到的一些感想。并不针对任何CP和作者。


当然,如果你能对号入座,就更好了。因为我就会选择给自己对号入座。对我来说,写这篇文章也是自我的一种反省,希望未来我能有更大的进步,警钟长鸣,以免成为我不想成为的那种人。


但这篇文章始终仅是一种【个人观点】。所以,无论你如何自省都要清楚,该被严格对待的人是自己,而对待他人则还需宽容。




作为作者,对我来说,写同人最大的乐趣在于“我喜欢他们”,而不是“我喜欢同人里的他们”


作为读者,对我来说,看同人最大的乐趣是“我喜欢原作之外的时间下和平行宇宙下的他们会发生怎样的故事”,而不是“我喜欢某个作者”



写文的人质量参差不齐,但在lofter这样一个靠热度来排名、靠圈子来呼朋引伴的社交范围里,读者基数要大于作者的情况下,所谓吾日三省吾身,也许读者也需要反思自身的一些问题。


1.作为读者,我是否从阅读同人上获得了快感?


2.这些快感究竟是基于“这篇文文笔好,剧情佳,合理地还原原作角色的性格和为人”,还是基于“只要是狗血,ABO,哨向,虐,傻白甜这一类型的文,我都非常喜欢”?


在这里我要强调,后者提到的这些,所有都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类型和剧情模式。但区别在于,我会分辨这些梗是否适合我喜欢的CP,进而选择我感兴趣的题材进行阅读和创作,而不是为了自己爽快和读者需求而生搬硬套


同人不需要写成严肃文学,要将同人写成什么水平,完全取决于个人对他的定义。但无论如何,这些文章都是“同人作品”,对原有角色的还原塑造将是至关重要的。


同人作品,该有底线。


3.我是否能客观的评价我今天看过的同人文?




之前我在《你不写,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知识储备有多贫乏;你不读,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思维模式有多退化。》(该链接可戳)这段感想里就说过:


“速食虽好,但记得斟酌营养包和食用数量。


别让一些倒退的文字成为你思想前进的束缚。


你值得更好的书和作者。”


作为读者,我能理解阅读速食文学的快感。那种剧情飞速发展,文笔轻快简单,伏笔深入浅出的文章总是更能吸引我去阅读。但显而易见,这种文章通常出现在原创网络文学中,同人少之又少。究其原因,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,原创没有给作者有关角色设定的限制,而同人是一定有限制的。


现在同人作者往往喜欢借用大量流行设定,诸如ABO,哨向,论坛体,知乎体,聊天体等,我想说这些是完全没问题的。但问题在于,你写的CP与你的设定是否嵌套?这就像一个瓶盖对一种类型的饮料瓶。你拿脉动的大盖子塞在旺仔易拉罐上,颠来倒去,原作的质量和人物的闪光点,就会因为缝隙而全部流失了。




举两个例子:


1.请各位想象一下自己喜欢的国外作品中的衍生CP(假设这里是有四个西方人欧美同人文,在这里用A/B/C/D表示),再将他们代入如下一种背景设定:


在古代,A和B恋爱了,B八抬大轿娶A回家。他们住在北京。有一天,A和B在家闲来无事,于是叫来C和D打麻将。只听ABCD四人的笑声在偌大的四合院里回荡:


“卧槽!糊了!”“妈啊!居然是同花顺!给钱给钱!”


2.请各位想象一下自己喜欢的攻(假设这里是痞气型)受(假设这里是坚韧型),再将他们代入如下一种背景设定:


受哭得梨花带雨,几乎要昏过去,泣不成声道: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!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!你是不是嫌我生不了孩子才同意你母亲的话去找个女人!”


攻将受搂在怀里,温柔安慰道:“我也没办法,我还是爱你的。”




以上两种类型举例,均是我曾在我的各种墙头里见过的真事真文。这就是现在同人作品中最大的问题所在:


1.文章背景设定与角色严重不符。


2.文章人物性格与原作严重不符。




针对上述问题,许多老师都提出过自己的想法。在这里我简要概括一下:


该练练,该写写,找不到感觉就回去看原作,看完原作还找不到感觉,就过段时间再写。


强迫自己硬生生写出来的东西,都是不堪入目的。




我一直希望各位读者引以为戒,因为你们的鼓励,有时候是一个作者进步的动力。但这之中是有利弊权衡的:


对于谦逊的作者,读者表达的鼓励和喜爱,会令他不断学习,自己敦促自己丰富知识,写出更加优秀的文章,而读者提出的建议和意见,是他会虚心处理或采纳,进而取长补短的进补方式之一。


但对于以写文来博得众人关注的作者来说,他的目的性会随着读者的夸赞而愈发不纯正,高曝光率、高文章热度和别人的吹捧才是他最想看到的。他会随着读者的喜好去更改自己的文章题材,一味阅读那些高度夸耀的评论内容,而那些针对文章暴露出的弊病提出想法的读者,就会立刻被冷处理掉。




我不好批判作者什么,但我一定要说,第二种歪风邪气,作者和读者都需要负起责任


我的一位老师曾经和我说起过SY与LOFTER这两个网站。很多人都知道,SY是许多欧美圈太太的培养源地,当他们转移到LOFTER来写文时,依旧将那种高质量、高写作水平、高逻辑能力的技能带了过来,并继续进行创作。之前我一直不太能理解,为什么许多欧美CP的文章质量普遍高于别的tag下的榜单,即使他们热度并不如后者,也依旧因为优秀而受人追捧。


我的这位老师是这么和我解释的(我在此重新转述一下):


SY是一个论坛性质的网站,你写的文章都会以帖子的形式出现在分类板块中。当你发帖后,很快你的文章就会被埋没在众多帖子之中。这之后你需要经历两道坎:


1.当你勤更新后,读者们才有机会发现你,进而去阅读你的文章,给你评论。


2.当你收到评论后,你的文章就会被分为两类:第一类,写得不错,有可读性,读者会给予评价,这篇文章便会经常出现在首页,久而久之,好文就会为大家所知了。第二类,写得不怎么样,读者一会选择不再评论,放弃这篇文;二会选择写出自己的评论,哪里不好就是不好,作者也会清楚认识到自己的问题,进而有机会改正,放弃掉现有的错误,而不是固化它。至于那些不肯改正的人,那就永远沉在最底下,无人问津了。


毫无热度和点击率相争,也没有所谓的抱团互相推荐现象。


如果说SY的文章是读者用中肯的评论、作者用不断进步的文笔层层垒起的摩天大楼,那么它如此坚固和赏心悦目,也是可想而知的事实了。


到了LOFTER,我们出现了热度选项。文章好不好,读者入了坑先看什么文,基本都是由榜单的热度顺序,由高到低排列的。但这些高热度文章,真的就是好文章吗?


绝不全是。


买热度是一条路,抱团互相推荐又是一条路。有时候刷刷榜单的确令人发笑:究竟是作者把读者当给块糖就能吃饱的傻子,还是读者把作者当成了对CP过度妄想的工具?


诚然,追求热度对于大部分作者来说,是很普遍的事情。我个人在写过一篇文章后,也希望得到高热度和对文章的高关注率。对我们来说,这是一种促使我们进步、继续动笔的动力,是读者对我们的肯定,我们需要这些。但从另一方面来说,热度对我们而言,永远不会是博取他人眼球的方式,更不会是满足自身虚荣心的工具。


我要的是读者对文章的肯定,而不是对我这个人的追捧。




我认识很多作者,文笔一流,故事剧情有趣。他们能花费大量时间去构思他们的行文,像藏宝一样给各个关卡设置伏笔,但有时候他们难逃一种评价——无趣


各位读者扪心自问,我自己也扪心自问,作为读者,到底是这样的作者无趣,还是我这个人的欣赏水平低下认为他无趣了?


我曾经写过一篇同人文,科幻,未完结。我本想借这篇同人文,来阐述我个人对于“未来科技高速发展情况下,人类与高度智能机械之间的社会关系将何去何从”的想法。为此我写了一万字大纲,五万字存稿,而慢慢发文的过程中,给我点赞推荐的人越来越少,评论越来越少,直到我决定断更的一年后,有读者私信我:太太,为什么不更新《XXX》了?


我说:因为没人看,我想再处理一下其中的问题。


读者表示理解。最后,他又给我发了一条私信,令我至今印象深刻。


他说:太太,其实文章挺好看的,就是太深奥了,看起来很长很刻板,内容也挺纠结的,我本来想养肥了再看的。




这位读者并没有说错,我也不觉得他有何不对。究其原因,是环境所趋


现在,人们都很难静下心看一本纸质经典文学名著了,更何况是强求他们安静下来,阅读一篇网络上用心构造的同人作品呢?


这真的是很难做到的事情。


但日本漫画尚存在“由于读者太少而被迫腰斩”的情况。再论许多同人作者在灰心丧气之后,亲手停更自己的文章,这种心痛程度,着实难以承受,更何况你们要他们眼睁睁看着不如自己的人获得比自己更高的评价,那无疑是剜心的。


我不愿这样用心的作者再受到这样的遭遇,所以我呼吁各位:提高自己的水平,别拉低了自己的审美。


也有人说,看同人就是为了乐趣,我写傻白甜我很快乐,我狗血我也快乐,没毛病。


我也觉得这没毛病。但同样的傻白甜、狗血题材内容,有人能写得荡气回肠颠沛流离,有人能写得评论里全是清一色的“哈哈哈哈哈哈哈”,并且在阅读之后,给读者什么营养都没留下。


无疑是浪费别人的时间


“浪费自己的时间,就是慢性自杀。”——请问各位读者,你们愿意花多少时间,去浪费在这样毫无意义的阅读上呢?


这也是为什么我在之前的那篇感想中提到,希望我的粉丝们能分出大部头的时间去阅读名著,去旅游,去看一场好电影,去欣赏画展和音乐剧,而不是非得时时刻刻守着我的主页,等我更新某篇同人。


我的文章是枕边读物,睡觉之前看完,如果你觉得好,评论和点赞推荐就行,然后关灯,睡觉,明天又是新的一天,你有大把时间去充实自己,那个值得更美好生活的你。


你该热爱的是好的文字,而不是我这个写文章的人。






我希望各位,选择那些有写文能力、并且不断进步、虚心取长补短的老师,而不是所谓热门抢手的“太太”。


我也相信各位读者不是傻子,作者是否在敷衍你,作者是否在毁掉一个不属于他的同人角色,你们是一定能看出来的。


还有,别再说作者人品与写文能力无关了。请你们相信,一个人有什么样的性格,他就会写出什么样的作品。这是绝对紧密相关的。如果你不信,就去看书,正经意义上的书,而不是现在千篇一律网络文学。


还是那句话:


你不写,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知识储备有多贫乏;
你不读,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思维模式有多退化。






我不会说读者低龄化,不会说圈子大了什么鸟都有。


我只能说:是无脑浇灌的狂热助长了凌乱的蒿草,淹死了那些本该长成橡树的苗儿。






综上:


希望大家作为读者,擦亮眼睛,不要再捧那些体验感极差的同人作者了,哪怕你觉得他写得再好,也请不要忘了,这是同人,你爱的是角色和他们的衍生故事,而不是某个太太。


以偏概全,人云亦云的做法是永远要不得的。


也希望大家作为作者,告诫自己,不要因为评论的夸赞就飘飘然。时刻谨记自己仍有不足之处——人无完人。勿忘初心。


停在原地不进步,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,甚至是倒退,都是践踏尊严的、耻辱的行为。








再次引用我在之前那篇感想里的结语:


我们活在当下,网络不该是张束缚文字的丝网,而是层层向外不断发散、不断扩展、不断进步的阶梯。








感谢你读到这里。


该文章可在LOFTER范围内随意转载,但严禁改变其中内容。


我会在评论里抽一位有感想的朋友,送出一本雨果先生的《九三年》。




2018.04.13更新


感谢各位在评论区的留言,观点不同很正常,大家为人处世角度各有千秋,但愿意一同讨论,我是非常感谢的。也希望各位在写下评论时,多思考一下再进行,因为有很多想法实际上并不冲突。


我仍感谢各位愿意将我没写明的观点进行内容补充。

胡乱涂一下,这小家伙超可爱的

网上传闻Sally只有一只眼睛,于是去截了几张图。
P1是外国网友所说的Sal的水杯里放着义眼,放大可以看到水杯里的确有一个漂浮着的东西,但不能确定是不是义眼(义眼在夜间一般会取下来放在生理盐水里,但个人认为不会放在水杯里吧...)
P2和P3都是放大的截图,由于是手机视频所以清晰度不高,但还是可以看出两张图Sal的左右眼都不一样。
目前作者对此问题也是“我就不告诉你们”的态度。估计会对后面的剧情有影响。

【觉军】花吐症

是短篇,突发奇想的梗,觉得挺适合觉军的。写得比较仓促,有什么bag或错字什么的还拜托各位指出来。
@Suda_纯碱 抱歉拖了这么久xxx


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是从不久前的一个晚上开始的。

那天Flippy刚从医院回来,深冬的寒风在没有几个行人的街上呼啸而过,已经是最冷的时节。带着疲倦走到家门口,他拿出钥匙正要开门,一阵突如其来的眩晕让他差点晕过去。勉强伸出手扶住墙壁,胃里开始翻江倒海,带着铁锈味的腥甜涌进了喉咙,引起他一阵猛烈咳嗽。

他已经忘记了自己当时咳了多久。当他喘着气将捂着口鼻的纸巾拿开时,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。

一片白色的残破花瓣,躺在血色的鲜红中,格外刺眼。

他感觉自己在那一瞬间掉进了深渊。



Flippy一开始无法接受这个事实。

接下来的好几天都没有任何不适的症状。而那朵花瓣被他丢到咖啡杯里,和一根燃烧着的火柴一起。他竭尽所想忘记这件事,把全部精力都放到自己正在写的小说里,疯了一样地工作。就这样过了好几天,在他一直恍惚的神经终于平静了一些之后,又一朵花瓣彻底把他推向了绝望。

Flippy在浴室的洗手台边洗去了自己脸上的血,把花瓣扔进马桶,看着它被旋转的水流冲走。抬起头,他看到了镜子里面的自己。那双绿色的眼睛里看不出任何情绪,只有几近呆滞的麻木。

他就这么看了好久。等他回过神来,他发现自己在笑。镜子里的绿色眼睛幽灵般看着他。

他感到心脏突然一阵绞痛。镜子里的自己还在笑,像马戏团的小丑一样。

“你是故意的,对吧。”

他听到自己的声音这么问。镜子里的人脸上的笑愈发明显,只是那双眼睛依旧是绿色。那抹绿色像是女巫的锅里沸腾的药水,被诅咒了无数次,此刻让他感到了痛苦的窒息。但他还在笑。

“你一定是故意的。”

Flippy笑得几乎站不住,镜子里的自己也跟着一起笑。一滴温热的液体从眼眶里滑下来,接着是第二滴。



Fliqpy已经消失快要一年了。



推开门,Flippy踉跄的走到厨房。途中不小心撞到了放在餐桌上的手枪,那东西掉到地上,啪的一声。

他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啤酒,用牙咬开瓶盖,给自己灌了大半瓶。他靠着冰箱坐下,迷茫地望着自己的屋子。

客厅像是个储物间,横七竖八地摆放着各种枪支和刀具,杂乱不堪。四面的墙壁上挂着二战时期战场上的老照片,对面的电视还断断续续地播放着战争纪录片,暗淡的黑白色忽明忽暗地闪着。

Flippy闭上眼睛,又灌了自己一口酒。

自己的家已经保持这个样子一年了,自从那家伙离开的那天开始。

Fliqpy消失得很突然。Flippy只记得他前一天还用刀子割开了自己一个朋友的喉咙,第二天早上就不见踪迹了,唯一留下的只有他的枕边的一张纸条,上面用蓝色的墨水笔写下了几个单词:

“Sorry to keep bothering you.”

Flippy一直试图让Fliqpy回来。他买下了武器店里几乎所有款式的枪支,电视机二十四个小时都播放着不同的战争影像。他甚至还去过医院,很多家医院。当那些医生得知了他的意图后,无不例外地用看疯子的眼神看着他。

他就这么浑浑噩噩地过了一年。朋友们都为他担心,因为他几乎一夜之间突然变了一个人。他变得不喜欢说话,也再也没有去过任何一个聚会或派对,整天整天地把自己锁在家里,盯着桌上的那些枪支发呆。

自己是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爱着那个家伙的?Flippy已经想不起来这个问题的答案了。也许他从来都知道,只是之前一直都不愿意接受。他还记得那时自己想尽办法四处求医,唯恐又会在醒来时看到某个朋友的尸体。他认定了Fliqpy是个恶魔,而他那个时候怎么也不愿意承认自己爱上了那个恶魔。

后来他终于放弃了挣扎。事实就是这样,他爱上了一个恶魔。Flippy记得自己当时嘲笑着镜子里的自己,没准自己才是个心理变态呢。

但那已经是Fliqpy消失之后的事情了。



又是一阵咳嗽。几朵沾满血液的白色花瓣落到地上,在黑白色的背景下格外显眼。

Flippy看着那几朵花瓣,呆了好久。最后他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,扶着冰箱想站起来,却又感到了如同那天一样的眩晕,而且一样的突然,这次让他直接倒在了地上。那几秒他几乎失去了意识,眼前一片黑暗,他甚至怀疑自己的脑浆已经在大脑里腐烂了,极度的眩晕让他无法思考。

似乎是为了应和这眩晕,又是一阵铁锈味涌上喉头。他猛烈地咳嗽起来,同时感到了胃里火烧火灼一样的疼痛。眼前的黑暗被血红代替,他只感到不断有花瓣混在血里被他咳出来。

他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也许自己在那里躺了几个小时,或者是几天。等他终于可以勉强看清东西后,他看到地面上那些斑驳的血色里躺着数不清的花瓣,全都残破不堪。那中间混着一朵完整的花,刚刚才绽放的样子,被血染成红色,骄傲地盛开在鲜血中。

Flippy再次试着站起来,这次他终于成功了。过多的失血让他的大脑依然有些晕,但并不碍事。他一路扶着家具,跌跌撞撞地走回自己的房间。

躺在床上,Flippy无神地盯着天花板。他的房间里四周都是镜子,和那些枪一样,也是后来才加上去的。以前他总是会在镜子里看到那个人,看到他漂亮却危险至极的金色眼睛,像是深不可测的汪洋。那双眼睛再也没有出现过,甚至他在梦境里也不曾见到。这些镜子一直被他留着,即使只是留一个微不足道的念想也好,他还是在幻想着Fliqpy有一天会回来,像以往一样带着轻蔑的笑意看着他:“早上好啊,废物。”

现在,这些幻想在他的病症面前全部破碎了,就像那一地的残破花瓣。

天花板只是空洞的白色,却仿佛剥夺了Flippy思考的力气。他只是模糊地想着自己还可以活多久,但很快又发现自己似乎并不想活下去,一直都不想,所以这个问题他也懒得去想了。

也许他这一年一直都留在这里,只是为了等Fliqpy回来。他一直都相信他会回来。那家伙老是会给自己带来无数的麻烦,并以此为乐。他还记得那是很久以前,自己在一个朋友家做客时看到朋友的妻子用水果刀削一个苹果。醒来时他看到了自己沾满鲜血的手,朋友一家被剖开的尸体躺在他面前。那个时候他近乎崩溃地对着空气嘶吼,诅咒着Fliqpy,用尽了各种他后来自己都无法想象的肮脏的词语。而就在他骂得快喘不过气的时候,一个声音从大脑里传来:

“放弃吧,我会永远跟着你。”

永远,永远,跟着你。

那句话就像一句咒语,久久地徘徊在他的脑中。他清晰地记得自己当时是何等的绝望,但那种绝望与现在溺水一般的痛苦比起来,显得那样微不足道。

那家伙的永远,真是不应该相信啊。

Flippy感觉自己似乎冷笑了一下。

他一直都不怎么相信死后会有天堂和地狱这样的东西。不过到了现在,他开始庆幸自己杀了那么多人。像自己这样的罪人,死后会被送去地狱吧。他们都是罪人,罪孽深重的罪人,死后大概可以在地狱重新相遇吧。

他就这么想着。胃部突然传来一阵剧痛,他支起上半身,将几朵完整的百花和血一起咳了出来。

---

【过了很久,他的意识终于从混沌里清醒过来,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站在一片血色里,四周躺着他最好的朋友们的尸体。

他惊愕地抬起头,自己的面前正对着一面镜子,那扇镜子里的人对着自己冷笑,及其轻蔑的笑容。那人的眼睛是金色的。

“你...你是谁?”

他听到自己因为恐惧而颤抖的声音。

镜子里的人笑得更深了,仿佛在欣赏自己的恐惧。他看到他缓缓开口——

“你好啊,废物。”】

---

你好啊。

Flippy看着视野里渐渐模糊的百花,突然很想笑。


-end-

火影手游里飞段的招数😂,我真的很好奇这个,有没有人形容一下😂

【觉军】花纹症

花纹症的梗不是特别常见,大概是花吐症的一个分支。个人比起花吐症更喜欢花纹症,所以就写了这个啦!
全文都是半夜写的(大概是一种不半夜写不出文的病x),可能会有很多bag,有错字请告诉我...!

—————


[患这种病症的人,身上会长出类似纹身的花朵的花纹,而花的种类是宿主所暗恋之人最喜爱的花。花纹会随着宿主的思念如植物般生长,每次花期都会带来强烈的烧灼感。如果宿主得不到那个人的感情,花纹就会慢慢开满全身,最后脱离宿主,宿主会变成花瓣消逝。]


一个早上,Flippy洗完澡后无意中发现了它。

那是一个红色的痣一样的斑点,在尾骨的位置,不太起眼。Flippy没有怎么在意。

那一天的晚上,Flippy做了一个梦。阳光,刺眼的夏日的阳光,还有下午茶,他和他的奶奶坐在花园里。砂糖在温热红茶里化开,蝉鸣回响四隅。

坐在他面前的奶奶,缓慢地搅动小勺,她的银发被阳光印成金色。

他看到奶奶停下手里的小勺,一阵风送来紫罗兰的香气。她看向她,布满皱纹的脸安宁而慈祥。

他看到她缓缓开口,说——

“Flippy呀——”

一声惊雷般的巨响,面前的一切如一面镜子,破碎,洒落一地。

等他再睁开眼时,一具具尸体堆积在他脚下,血流成河。躺在他脚边的那个女孩,脸皮被整个撕下,她的身体抽搐着,一双眼睛不正常地向外突出。他看到她向自己拼命张开嘴巴,想吐出的单词被断裂的声带堵住。

他抬起头,看到一个身影立在尸体之间。那个身影看着他,那双金色的眼睛透过了血雾。他想跑,怎么也动不了,低头发现自己被某种植物藤蔓束缚着。藤蔓越攀越高,直到攀到他的眼前,慢慢地,吐出一个花苞。

缠绕在他身上的植物开始燃烧,赤红的火焰蔓延到他皮肤的每一寸,将他一点点吞噬殆尽。

一片火光中,他听到那个人的声音——

“Flippy呀——”

“晚上好。”

Flippy睁开眼睛,大脑如被翻搅过一般难受。他定了定神,看到了一片狼藉的房间。

睡梦里的灼烧感被带进了现实,深入到血管的疼痛让他立即清醒过来。他三两步冲到卫生间的镜子前,脱下上身的衣物,

然后,Flippy久久地看着镜子里的景象。

那个不起眼的红点已经蔓延到整个背部,曲折的植物枝蔓如蛇般攀附在皮肤上 。在枝蔓和叶子的中间,盛开着一朵娇艳的花。

血红色的一片,在皮肤上渲染。

Flippy长叹一口气,闭上眼睛。



他断绝了与所有朋友的联系,锁死了门窗,把木条钉在玻璃窗上隔绝阳光。

做完这些后,他站在原地出神地望着那扇钉满木条的窗,就这么看了好一会儿。然后他控制自己转身,走向他的冰箱,取出里面所有的啤酒。他把它们摆在客厅的地板上,全部打开。然后他坐下,一瓶接一瓶地给自己灌下去。

酒精洗刷了他的神经,意识渐渐脱离了大脑,只有身上的烧灼仍在继续,毫不留情地慢慢吞噬着他。

Flippy无神地盯着天花板,那上面有好几条裂缝。他看着那几条裂缝,小声笑了起来。很小声的笑,但整个身体都在颤抖。

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,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可做的。

他感觉自己是从火堆里爬起来的,一步步走到卫生间,好不容易才在镜子前站稳。

他看着镜子里自己的眼睛,面无表情地看着。手表的秒针滴答作响,他也不知道过了多久。最后,他终于看到那双眼睛慢慢变成了金色,出现在梦里的那种金色。

他想开口说话,发不出声音。

“你在搞什么?”镜子里的人问,略带愠怒的声音从大脑里传过来。

明明与自己的声音一模一样,却很容易区分。

“我……出了点事。”Flippy发现自己的声音异常嘶哑。“不太好,我想。”

Fliqpy看着他,不耐烦地皱起眉头:“你这家伙就是麻烦。”

那种眼神Flippy熟悉极了。每次自己阻止Fliqpy再拿起那把刀时,他都是那种眼神,极端的不满和厌恶。

Flippy笑了笑,他发现现在摆出一个笑并没有想象中的难。

“我快死了。”他听到自己说,声音异常平静。身上的花枝刺进他的血管里,烧灼着他的血液。

也许是个错觉,他看到Fliqpy的眼神有一瞬间变了,只是一瞬间,极为短暂的一瞬间,短到他来不及判断那是什么样的眼神。金色的眸子很快恢复到原来的样子,Fliqpy笑道:“那可好,这具身体就完全属于我了。”

镜子里的金色消失了,他看到了自己的绿色眼睛。

Flippy一拳打向镜子,镜面破碎的声音回荡在狭小的空间里,血顺着碎片流下,滴落在地上。

身体里烧灼的刺痛越来越强烈,疼痛感拉响了大脑的警报。他看到了一块玻璃碎片里倒映着的自己,血红的藤蔓沿着脖子缓缓攀升,从血肉中撕扯开了一条路。最后藤蔓覆盖上他的侧脸,在那上面慢慢地结出一个花苞。花苞一点点长大,随着剧烈的疼痛,开出了一朵花。

他再也站不住,倒在地上。

身上的藤蔓越来越红,微微发出了火光。什么也看不到,什么也听不到,所有的理智都被痛觉消耗殆尽。

阳光,下午茶,花园里回荡着此起彼伏的蝉鸣。他的奶奶坐在小桌的那一边,停下来搅拌红茶的小勺。

他的手指触碰到了身边散落的碎片,于是他拼命睁开眼睛,想在镜子里找到那抹金色。什么也没有,视野里血红一片。

年长的她抬起头,布满皱纹的脸安宁而慈祥。Flippy看到她缓缓开口,说——

花瓣在他的皮肤下飞舞,燃烧。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:”“拜托,再让我看你一眼。要什么你都拿去,再让我看你一眼。”

“Flippy呀——”

“你听说过花纹症吗?”

老人喝了一口红茶,微笑着望向她的花园,几缕阳光逗留在她拿着茶杯的手上。

“看到这么多花儿,突然想起来了。还是小时候大人们讲给我的。”

“传说啊,如果谁爱上了一个人,身上就会长出一种花的花纹。而这种花,正是他爱的那个人最喜欢的花。”

“这些花纹会随着宿主对那个人的思念而渐渐长大,就像一株真正的植物。等到花开后,宿主就会感到强烈的烧灼感,就像他对那个人的爱一样,那些花的火焰曾以另一种形式烧灼着他的心。”

“等到花长大后,就会脱离宿主,长成一颗完整的植物。而宿主也会被花反噬,最后变成花瓣永远消逝。”

到最后也没有人回复他。

Flippy用残留的意识取笑自己,直到那点意识也被花朵的火焰焚烧成灰烬。




「“那是什么,紫罗兰?想不到你还喜欢花。”」

「“这他妈是你喜欢的,我是你的人格,所以我也被迫跟着喜欢。”」

「“这个理由不成立,你就是喜欢花。”」




Flippy睁开眼睛,过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这里是自己的房间。他等着大脑的意识完全恢复后,想试着控制自己的身体坐起来。

“你最好在那儿别动。”

那个声音里没有多少情绪,却像惊雷一般在耳边炸开。

Fliqpy站在他的床边,依然是那种不耐烦的表情。

“傻了?”

Fliqpy走过去,让他从新躺下。

“花纹还没有褪去,你最好等它们完全消失。”Fliqpy说到,依然是带点玩味的语气,“真可惜,你大概死不了了。”

Flippy还是没有说话,他死死地盯着Fliqpy的眼睛,用自己所有的大脑神经去判断此刻的真实性。

Fliqpy看着他,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你不相信我是真的?”

Flippy过了好久才低下头:“我以为我已经死了。”

“我说过你死不了。”

他闭了会儿眼睛,最后把目光落在自己满是花纹的手背上,那些花纹已经不再是之前的火红。

Flippy最后深吸了一口气:“你得告诉我发生了什么。”

他感到有什么覆上了他的手,慢慢地握住。

“我觉得已经很明确了。”Fliqpy俯下身,靠在他的耳边低声说。

“你还活着,这就是所有发过的事。”

温热的触感从唇上传来时,Flippy本能地闭上眼睛。

当他们稍稍分开,Flippy看到了对方手背上正在褪去的花纹。

那是一朵盛开的紫罗兰。

END

我的lofter不管怎么刷都加载不出图片!而且不管是有害的(?)还是无害的他就是不给我加载!今天看一个短漫下一P就是重点了,兴高采烈地点进去我的Lof就给我看这个!他到底什么意思!!

【觉军】Past And Future(一)

现代AU。目的就是想给觉军写一篇真正意义上的HE,大概会有几章的样子,慢慢写吧。
人物ooc有!写得有点急,大概会有错别字...有什么不足请指出!


—————

(一)
那个夏天,Flippy刚刚过完7岁的生日。一个炎热的下午,阳光炙烤着柏油路,Flippy趴在窗前看墙根上的蚂蚁们排成队爬过时,一辆搬家公司的小货车停在了隔壁。

在那之后的一天,Flippy的猫跳过花园的栅栏,跑进了邻居家敞开的窗。Flippy只好到邻居家敲门,给他看门的是一个与他一般大的男孩,他正抱着那只乱跑的猫。

还不等Flippy开口说话,男孩就把猫递给了Flippy。

“它打碎了我妈的花瓶,她最喜欢的那个。”男孩说,语气里没有一丝不悦,“真是只勇敢的猫。”

“呃......我想它不是有意的。”Flippy接过他的猫,小心翼翼地道歉。直到他看到那个男孩笑了起来,才明白对方刚才的话没有一点别的意思,他就是觉得这只猫的行为很勇敢。

“它干得很好”男孩笑道,“我早就想这么做了。”

“你想打碎你妈妈的花瓶?”

“难道你不想吗?”男孩对他眨眨眼,Flippy这才注意到他的眼睛是很罕见的金色。

Flippy很久以前想过,直到他故意打碎了他父母的花瓶然后被打个半死。说实话,他也不喜欢他的父母天天都要擦拭的那几个很贵但没有用的花瓶。

“你不怕他们打你吗?”Flippy问,他随即又觉得这句话有点儿傻。

“怕什么?”男孩笑道,“干坏事总是会有后果的,对吧?”

Flippy不得不佩服地点点头。他可不认为那些“后果”有这个男孩说得那么轻松,他自己就从来不敢做出让父母不开心的事。

“我叫Fliqpy。”男孩说道,并学着大人的样子向Flippy伸出一只手。

“Flippy,住在你隔壁。”Flippy也学着大人的样子,两人装模作样地握了一下手。

“这是我的猫,他叫Gizmo。”Flippy举起那只猫,它正不满地叫着,想Flippy把它放下去。

“你可以带Gizmo到我家来玩。”Fliqpy说,“他怎么破坏我家的东西都行。”

“我怕你会被你妈妈打死。”Flippy也忍不住笑了。

“那我就躲到你家去,她绝对找不到。”Fliqpy很有把握地说。

小男孩之间的友谊建立起来真够容易的,因为一只乱跑的猫,他们成了朋友。

那个夏天余下的日子里,Flippy几乎每天都会带着Gizmo去Fliqpy家。他们一起玩游戏机,互相展示收集的卡片,或是追着Gizmo满屋子跑,一起怂恿Gizmo抓坏Fliqpy妈妈的刺绣。

后来Flippy才知道,Fliqpy是随着他的妈妈一起搬到这个镇上来的,他们以前住在弗罗里达州。用Fliqpy自己的话来说,“我妈在这儿找了个新的男人。”

这句话在Flippy看来挺不礼貌的,但他没有说什么,因为Fliqpy说这句话的时候几乎是咬牙切齿。他的爸爸几年前生病去世,在那之后他的妈妈便不断找男人约会,交过几个男朋友,最后不知为何就嫁给了现在的这个,Fliqpy一直都不肯叫他一声爸爸的人。

“我妈逼我叫他爸爸,我打死都不叫。”Fliqpy说着,扔给了Gizmo一块鱼干。“于是我妈就把我打了一顿。我从来不会还她的手。但有一次我看到她和那个男人在客厅里接吻,我走上去就给了那个男人一拳,那个人不喜欢我,我也用不着喜欢他。”

Fliqpy就这样平静地讲述着这些Flippy大概一辈子也做不出来的事情,这让Flippy越来越羡慕他。他从小的家教非常严厉,这让Flippy到了7岁还没有像他这个年纪的普通孩子一样打过架。他的父母几乎把所有他们能想到的礼貌用语都教给了他,就连见到不同国家的人要有不同的礼仪也一一讲明,他们把一个好孩子该有的思想统统灌输给了他,当然,接受与否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。这些让Flippy看起来总是比别的孩子胆小许多。他在幼儿园里连爬树都不敢,别的孩子嘲笑他,他却一直想着这样做爸妈会生气。

当Fliqpy知道了这些后,他十分生气地说:“老天,你就准备当一辈子的乖孩子?”

在开学前的最后一段时间里,Fliqpy开始教Flippy如何“不做一个乖孩子”。他带着他去爬树,用弹弓打小鸟,肆意地踩坏刚修好的草坪,甚至是去和别的男孩们打架。当然,Flippy每次打架都会受伤,虽然都是些轻伤,但他从此就拒绝去打架了。Fliqpy对此感到很惋惜:“不打架的童年有什么意义!老兄,等你长大之后想打架都不行了!”

但他也不再带Flippy去打架了。他偷来他妈妈的药箱给Flippy处理那些伤口,以免被他父母知道。Fliqpy显然没有自己处理过伤口,不然他身上就不会有那些疤了。每次Fliqpy把消毒水倒在Flippy的伤口上时,Flippy都会咬牙不让自己哭出来。Fliqpy后来常拿这个来嘲笑他,“涂消毒水都要哭的家伙。”,他是这么说的。Flippy对这很不满,因为他所知道的涂消毒水不哭的孩子,大概就只有Fliqpy一个。

Flippy的父母很快就知道了Fliqpy不是他们想象的那种“乖孩子”,他们曾阻止Flippy和他一起玩。Flippy第一次违背了父母的意愿。他依然会去找Fliqpy,为此也挨了一次教训。当他把这些事情告诉Fliqpy之后,后者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:“不错,你终于知道反抗了。”

然后他们一起笑了很久。

到后来,Flippy的父母终于没有说什么了。看到他们俩一起玩时,他们也只是提醒Flippy早点回去,大概是他们发现了Fliqpy虽然不是个好孩子,但也还没有坏到他们想象的那种程度。

这段时间过得很快,夏天很快就结束了。最终它并没有让Flippy的性格有什么大的改变,但却几乎改变了他的一生。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