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nfwie玥鱼

在下玥鱼,喜欢交朋友的废物。

【狼队】Moon River(二)

没有人看我也接着写!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。
有原创的变种人龙套,这个人物本来想用原著里面的人但是实在不知道用谁合适,推动剧情用的。
上一章的小孩子把我写傻了,这一章总算正常时间线了。
还是那句话,有不足的地方尽管指出!

【二】

"Oh,dream maker,you heart breaker,wherever you goin',i'm goin' your way"

夏天已经到了尾声,公路旁的树上覆满灰尘,上面还爬着几只有气无力的蝉。

酒杯里的冰块渐渐融化,淡化了酒原本的味道。Logan喝完了杯子里的最后一滴酒,向柜台后的女招待挥了挥手里的空杯,她立刻打开了另一瓶黑啤酒,转身从冰柜里拿出几块冰块加进酒里。

这是今天的第三瓶酒,Logan打算喝完这杯就离开这个地方。这种西部地区人烟稀少的地方总是会有这种酒馆,这里没有几户居民,却从不缺少往来经过的顾客。这里治安出了名的糟,所以这样的酒馆从来就不是普通人敢进的地方,在Logan喝那三瓶黑啤酒的时间里,这里已经发生了四起斗殴。

Logan百般无聊地听着女招待和一个顾客有一声没一声的搭话。这时已经到中午了,空气里散发着愈发明显的倦意,外面树上的蝉早已不再鸣叫,只有酒馆里时不时拿起和放下酒杯的声音依然没有停止。

老旧的木门突然被推开,吱呀的一声,将不少人的目光引了过去。

那是一个年轻人,一时酒馆里的所有目光都聚集在了他身上。他穿戴的整齐与这个地方格格不入,但他似乎一点也没有对此感到不自在。他径直走到吧台前,在Logan左边坐下,叫来了女招待:

“威士忌,不加冰。”

人们的目光又都收了回去。Logan侧眼打量着这个年轻人,只觉得他的墨镜很显眼。红色的墨镜很少见,与他一身灰白浅色的衣服搭配显得有些突兀,就算是在光线昏暗的室内也没有被取下来。而他面前的那杯威士忌,从端上来开始就没有被他喝过一口。

那个人察觉到了Logan的目光,他微微偏过头,对Logan笑了笑。

“你不是住在这里的吧,我猜?”他说,很随和的声音。“这里的人都只是过路的。”

这很明显是个凭空找出来的话题,它的全部用途就是缓解刚才有些尴尬的气氛。

“猜对了。”Logan回答,手指敲着半满的酒杯,“喝完这杯就走。”

对方看了一眼Logan的杯子,笑到:“黑啤酒?绝对是德国的牌子。”

“这得问那位小姐。”Logan朝女招待的方向勾了勾下巴,“我只知道这是酒就行了。”

女招待闻言向他们笑笑:“Durlacher,这个季节卖得很好。”她说着,把倒空了的酒瓶放到他们面前,示意他们看那个商标,她在借这个机会推销她的酒。

Logan还是第一次注意到这种酒的商标,但他也没有太在意,只是对一旁的青年点了点头:“你又猜对了。”说完顺手把空酒瓶还给女招待。

“怎么称呼?”青年问到。

“叫我Logan就行了。”对于在这里遇到的人,不是不靠谱就是只是来玩玩,所以Logan从不会告诉他们自己的全名。

那个人听到这个名字时不明显地皱了皱眉,过了一会儿他才开口:“挺耳熟的名字。”

“我的名字大概不怎么常见吧。”Logan笑到。

对方没有再说话,红色墨镜遮住了他的眼睛,但Logan还是能感觉到他在看自己。

“我怎么觉得我见过你?”青年的语气并不太确定。

“哦?”发现他的语气很认真,Logan来了些兴趣。“你把墨镜取下来我大概就知道了。”

“这个...不能取下来。”青年的手扶上他的墨镜。“我的眼睛不能直接接受光线。”

有这种病?Logan试着回忆了一下,自己的确没有听说过。当然,这也完全可以是个临时被想出来的撇脚的理由,但Logan暂时不打算揭穿他。

“那你至少告诉我你叫什么吧,说不定我能想起来?”

对方回答之前犹豫了一下,最后还是告诉了他。

“Scott,Scott Summers.”

这倒是个挺常见的名字,Logan暗自想到。自己前后认识的叫Scott的家伙还是有一两个的,但没有哪一个像眼前的这个人一样必须一直都着戴一副红色墨镜。

“我认识几个叫Scott的,你觉得你是哪一个?“Logan笑着端起酒杯,“有一个十多岁的小孩,一个全身纹满了刺青的混蛋,还有一个牙齿全都掉光了的老家伙。“

他喝了一口啤酒,突然想起什么似的:“哦,那个老家伙几年前死了,所以我想你不可能是他。”

Scott却没有像Logan预想的那样回敬他几句难听的话。他不再说话,紧锁着眉头,似乎真的在思考自己是不是那几个人中的一个,这让Logan不禁怀疑他是不是有什么问题。

“嘿,别想了。”Logan拍拍他的肩,“他们中没有一个像你这样戴着......”

“那个孩子,”Scott突然打断了他,用一种试探的语气询问,“你是什么时候见到他的?”

一声突如其来的惊叫从后面传来。一个戴着牛仔帽的人猛的站起来,指着邻桌的那个人,声音里掺杂着惊恐和愤怒:

“那个家伙...他是个变种人!”

一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那里,被指的人显然没有从突如其来的变化里反应过来,不知所措地望着其他人。

“我亲眼看见的!”牛仔帽继续叫到,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,“他不小心把酒洒到了自己的手臂上,那些酒一碰到他的手臂就沸腾蒸发了!我亲眼看见的!”

“我...”面对一齐盯着自己的人群,那个人惊慌失措地重复着一句话:“不!我不是变种人,是他看错了...我不是变种人...”

Logan烦躁地啧了一声,喝完杯子里所剩不多的酒。

“别理他们。”Logan拍了拍Scott的肩,后者正像其他人一样看着那个惊慌的人,红色的墨镜遮挡住了他眼里的一切情绪。他转过头来看向Logan:“你似乎见怪不怪?”

“这个地方的人见到变种人像见到鬼一样。”Logan地回头看了一眼,叹了口气,声音几乎低不可闻。

身后的人仍在不停重复,声音越来越乱。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哄他出去,甚至有人拿出了刀或手枪。

“我说了我不是...”

牛仔帽拿着一把手枪,上膛的声音在小酒馆里回响许久。他把枪对向那个人:“滚出去,现在。”

那人拼命摇着手:“我真的不是变...”

“我叫你滚出去!”

一声枪响,牛仔帽朝着墙壁开了一枪。子弹打进墙壁的声音推了一把在惊恐和愤怒边缘的人群,酒馆里顿时一片喧腾。

“你他妈的滚出去!”“这里不是变种人渣的地盘!”“滚出去,否则老子开枪了!”

“你们...”那个人从椅子上站起来,不少人因为他的这个动作后退了几步。“我都说了我不是...”

“我他娘的不是变种人!”他突然大吼一声,扯下双手的黑色手套,以一种快得出奇的速度冲向人群,抓住了那个牛仔帽的脖子,把他整个人提到了半空中。没有人敢去帮忙,几个人向他开了枪,子弹却在触碰到他的一瞬间熔化。牛仔帽甚至来不及叫喊,他被那个人的手抓住的脖子立刻焦糊,肉溶在血里一起向下掉。不到几秒的时间,他的头和身体分离,一起落到地上,空气里弥漫着肉类被烤焦的气味。

人群爆炸似地叫喊,人们一个个冲向酒馆唯一的出口,过小的门容不下这么多的人,很多人被堵在里面,不少人摔倒后被后面的人踩了过去。

刚刚杀了一个人的变种人走向门口的人群,人们立刻从他的两边跑过去。他走向一个摔在地上的人,无视了他的哭喊,把手放在他的脸上,沾到那只手上的血都被气化。

一束红色的光线从后面照过来,准确无误地射到他的手上,在接触到他的手时引发了一场局部的爆炸。

Logan惊诧地回过头,看到Scott的一只手搭在他的墨镜上,墨镜后闪烁着刚才的红光。

那个人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,他颤抖着抬起自己血肉模糊的手,盯着断层处的骨头碎片看了一两秒,那周围的肉已经在爆炸中变得焦黑。他慢慢抬起头,看向红光射来的方向,下一秒便以一种难以置信的速度冲了过去。

Scott却没有继续攻击。他放下了墨镜上的手,躲开试图抓住他的人。那个人把断手上的血向他甩过去,他侧身避开,却仍有几滴沾在手臂上,其他的血洒在后面的木质桌椅上燃烧起来。Scott迅速把那滴血甩掉,被血沾过的皮肤已经溃烂,尖锐的痛觉从那里涌入了大脑。

那个人还想再用自己的血攻击,却突然一个踉跄,三只刀一样的东西从他的身体里穿了出来。他整个人被提起来,重重地砸在了一旁燃烧的桌子上。桌子被突如其来的热量烧断,他落在地上,抽搐了几下便不再动了,从伤口里流出的血开始燃烧。

Scott看到了站在那边的Logan,那三只爪子一样的刀从他的手背上穿出来,上面的血正在蒸发。他把目光从那个人的尸体上移走,看向也正看着他的Scott。

两人一时无言地站在原地。

最后还是Scott先说话了。

“那些是...你的爪子?”他望着Logan的手背,那些刀怎么看都是从那里面长出来的。

“你为什么不继续攻击?”Logan有些愠怒地问,“那是你的眼睛,对吧?”

一直躲在柜台后的女招待在发出了一声尖叫后砰的一声倒在地上。


TBC

评论(10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