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nfwie玥鱼

在下玥鱼,喜欢交朋友的废物。

【觉军】Birthday Gift

深夜写出来的东西。个人非常喜欢已经被qpy精神污染了的ppy,所以这篇的ppy就是这个设定(说白了就是ooc,不会杀人但已经对血腥见怪不怪甚至有些喜欢的那种感觉)
很短,错别字怪我。


—————

我总是告诉自己,不要太在意那些东西了。但那真是很难做到,尤其是这种时候。

他放下还带着血的刀,看我的眼神像极了一个邀功请赏的士兵。

“你得告诉我你喜欢。”他笑着对我说,金色的眸子里闪烁着不可抑制的兴奋。“我花了很长时间替你准备的。”

我看着面前那个用我一个朋友的肉做成的,被他称为生日蛋糕的东西,上面还有用类似手筋的条状物摆成的“happy birthday”字样。两只被切开的眼球摆在那些字母的上方,死死地盯着我看。

死死地盯着我看。

“不得不说,不喜欢。”我对他说了谎。“那两只眼球让我不舒服。”

但这丝毫没有改变他看向我的目光。

“你可以先吃掉它们,不喜欢的话。”他依旧笑着,那双眼睛见了鬼的漂亮。

“可以考虑一下。”我回答道,发现自己无法把视线从他的双眼上移开。显然,他察觉到了这个。

“喜欢我的眼睛?”他将手里的刀在他的双眼旁比划了几下,动作很熟练,平时他就是这样挖出他们的眼球的。

我点点头,这次我不准备说谎。

他看了我一眼,下一秒刀就被他插进了自己右眼旁的肌肉里。

我的大脑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,手便条件反射地拉住了他。我拉着他的手,把那把刀拔了出来,血顺着他的右眼流下来。

他有些不满地看着我。

“你不是说你喜欢吗?”他问。他忽略了右眼传来的剧痛,神情自然,我就不知道如何才能做到这样。

“我喜欢它们在你眼眶里的样子。”我回答他。

这句话让他跃跃欲试。

“我干脆把那块骨头都给你。”他说着,反握住了我还抓着他的手。“眼眶的那块骨头,连带眼球,不过得花挺长的时间。”

“得了吧。”我笑了起来,同时用了相当一部分注意力去感受他手心的温度。“为什么偏要送那个东西给我?”

“因为你说你不喜欢这个蛋糕。”他坏笑着看了一眼那个被我否定了的蛋糕,“我只是想送你个生日礼物。”

他就是这样,有时候固执得要命。

“那就不得不说你笨了。”我笑着说,“你明明知道我最喜欢的都不是那些。”

“是,是。”他也学着我的样子笑了笑,可惜学得一点也不像。“我怎么可能不知道。”

“那你还想干什么?”我问,“已经用不着送我别的了。”

“不知道……”他把手放在我的后颈上,把我拉近,直达我可以感受到他越来越快的心跳。

“也许只是想送你一个你还没有拥有的东西?我猜?”他的声音不高,几乎已经成了呢喃。

“如果是那样,我想不用了。”我尽量压制着自己越来越不规则的呼吸,“我拥有这一个就够了。”

在他吻我之前,我很清楚地听到他笑了一下。

我抓过他沾满血的衣领,尽力去回应他。他放在我后颈上的手顺着我的脊椎往下移,触电似的感觉让我不自觉地颤抖,于是我报复性地咬了咬他的下唇,他不可抑制的笑声从接吻的间隙里溢了出来。

最后我不得不推开他。

“你至少得让我先呼吸一下。”我喘息着,看着他愈加兴奋的目光。我知道他的耐心很有限。

“好了。”我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,虽然这个动作只会是白做。我最后深吸了一口气:“继续吧。”

他立刻把我按在沙发靠背上,又是一个吻,和上一个比起来简直像是撕咬。血和唾液混合着,顺着我的嘴角流下去。我勉强空出一只手,解开了他衬衫的扣子。

在双腿缠绕上他的腰的时候,我看到了被他扔在房间的一角的我朋友的尸体,上面的肉还没有完全被剔下来,就这么放到明天也许会腐烂吧。

明天可有得我们清理的,我迷迷糊糊地想着。

END

评论(8)
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