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nfwie玥鱼

在下玥鱼,喜欢交朋友的废物。

【觉军】Past And Future(一)

现代AU。目的就是想给觉军写一篇真正意义上的HE,大概会有几章的样子,慢慢写吧。
人物ooc有!写得有点急,大概会有错别字...有什么不足请指出!


—————

(一)
那个夏天,Flippy刚刚过完7岁的生日。一个炎热的下午,阳光炙烤着柏油路,Flippy趴在窗前看墙根上的蚂蚁们排成队爬过时,一辆搬家公司的小货车停在了隔壁。

在那之后的一天,Flippy的猫跳过花园的栅栏,跑进了邻居家敞开的窗。Flippy只好到邻居家敲门,给他看门的是一个与他一般大的男孩,他正抱着那只乱跑的猫。

还不等Flippy开口说话,男孩就把猫递给了Flippy。

“它打碎了我妈的花瓶,她最喜欢的那个。”男孩说,语气里没有一丝不悦,“真是只勇敢的猫。”

“呃......我想它不是有意的。”Flippy接过他的猫,小心翼翼地道歉。直到他看到那个男孩笑了起来,才明白对方刚才的话没有一点别的意思,他就是觉得这只猫的行为很勇敢。

“它干得很好”男孩笑道,“我早就想这么做了。”

“你想打碎你妈妈的花瓶?”

“难道你不想吗?”男孩对他眨眨眼,Flippy这才注意到他的眼睛是很罕见的金色。

Flippy很久以前想过,直到他故意打碎了他父母的花瓶然后被打个半死。说实话,他也不喜欢他的父母天天都要擦拭的那几个很贵但没有用的花瓶。

“你不怕他们打你吗?”Flippy问,他随即又觉得这句话有点儿傻。

“怕什么?”男孩笑道,“干坏事总是会有后果的,对吧?”

Flippy不得不佩服地点点头。他可不认为那些“后果”有这个男孩说得那么轻松,他自己就从来不敢做出让父母不开心的事。

“我叫Fliqpy。”男孩说道,并学着大人的样子向Flippy伸出一只手。

“Flippy,住在你隔壁。”Flippy也学着大人的样子,两人装模作样地握了一下手。

“这是我的猫,他叫Gizmo。”Flippy举起那只猫,它正不满地叫着,想Flippy把它放下去。

“你可以带Gizmo到我家来玩。”Fliqpy说,“他怎么破坏我家的东西都行。”

“我怕你会被你妈妈打死。”Flippy也忍不住笑了。

“那我就躲到你家去,她绝对找不到。”Fliqpy很有把握地说。

小男孩之间的友谊建立起来真够容易的,因为一只乱跑的猫,他们成了朋友。

那个夏天余下的日子里,Flippy几乎每天都会带着Gizmo去Fliqpy家。他们一起玩游戏机,互相展示收集的卡片,或是追着Gizmo满屋子跑,一起怂恿Gizmo抓坏Fliqpy妈妈的刺绣。

后来Flippy才知道,Fliqpy是随着他的妈妈一起搬到这个镇上来的,他们以前住在弗罗里达州。用Fliqpy自己的话来说,“我妈在这儿找了个新的男人。”

这句话在Flippy看来挺不礼貌的,但他没有说什么,因为Fliqpy说这句话的时候几乎是咬牙切齿。他的爸爸几年前生病去世,在那之后他的妈妈便不断找男人约会,交过几个男朋友,最后不知为何就嫁给了现在的这个,Fliqpy一直都不肯叫他一声爸爸的人。

“我妈逼我叫他爸爸,我打死都不叫。”Fliqpy说着,扔给了Gizmo一块鱼干。“于是我妈就把我打了一顿。我从来不会还她的手。但有一次我看到她和那个男人在客厅里接吻,我走上去就给了那个男人一拳,那个人不喜欢我,我也用不着喜欢他。”

Fliqpy就这样平静地讲述着这些Flippy大概一辈子也做不出来的事情,这让Flippy越来越羡慕他。他从小的家教非常严厉,这让Flippy到了7岁还没有像他这个年纪的普通孩子一样打过架。他的父母几乎把所有他们能想到的礼貌用语都教给了他,就连见到不同国家的人要有不同的礼仪也一一讲明,他们把一个好孩子该有的思想统统灌输给了他,当然,接受与否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。这些让Flippy看起来总是比别的孩子胆小许多。他在幼儿园里连爬树都不敢,别的孩子嘲笑他,他却一直想着这样做爸妈会生气。

当Fliqpy知道了这些后,他十分生气地说:“老天,你就准备当一辈子的乖孩子?”

在开学前的最后一段时间里,Fliqpy开始教Flippy如何“不做一个乖孩子”。他带着他去爬树,用弹弓打小鸟,肆意地踩坏刚修好的草坪,甚至是去和别的男孩们打架。当然,Flippy每次打架都会受伤,虽然都是些轻伤,但他从此就拒绝去打架了。Fliqpy对此感到很惋惜:“不打架的童年有什么意义!老兄,等你长大之后想打架都不行了!”

但他也不再带Flippy去打架了。他偷来他妈妈的药箱给Flippy处理那些伤口,以免被他父母知道。Fliqpy显然没有自己处理过伤口,不然他身上就不会有那些疤了。每次Fliqpy把消毒水倒在Flippy的伤口上时,Flippy都会咬牙不让自己哭出来。Fliqpy后来常拿这个来嘲笑他,“涂消毒水都要哭的家伙。”,他是这么说的。Flippy对这很不满,因为他所知道的涂消毒水不哭的孩子,大概就只有Fliqpy一个。

Flippy的父母很快就知道了Fliqpy不是他们想象的那种“乖孩子”,他们曾阻止Flippy和他一起玩。Flippy第一次违背了父母的意愿。他依然会去找Fliqpy,为此也挨了一次教训。当他把这些事情告诉Fliqpy之后,后者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:“不错,你终于知道反抗了。”

然后他们一起笑了很久。

到后来,Flippy的父母终于没有说什么了。看到他们俩一起玩时,他们也只是提醒Flippy早点回去,大概是他们发现了Fliqpy虽然不是个好孩子,但也还没有坏到他们想象的那种程度。

这段时间过得很快,夏天很快就结束了。最终它并没有让Flippy的性格有什么大的改变,但却几乎改变了他的一生。是






评论(8)

热度(12)